威尼斯赌博

改革开放四十年酒泉城乡居民生活换新颜
来源:市统计局 | 日期:2018-10-20 | 作者:曹旭霞 | 点击:

自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以来,改革开放走过了四十年的发展历程。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威尼斯赌博经济建设和社会事业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尤其是城乡居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居民收入的大幅提高,城乡居民生活水平连续跨越几个台阶,从基本消除贫困,到解决温饱,到实现总体小康,再到整体小康的跨越式发展。

  一、城乡居民生活水平连续跨越几个台阶

  1978年-1990年:摆脱贫困,解决温饱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要内容的农村体制改革全面推行,妥善解决了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不相适应的矛盾,使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促进了劳动生产率和土地产出率的大幅度提高。同时,1979年国务院决定大幅度提高18种农产品的收购价格。这期间,农副产品收购价格的涨幅远远高于农资价格的涨幅,刺激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农业生产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好形势,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由1978年的140元增加到1988年的801元,增加了661元,增长4.7倍,年均增长19.06%。恩格尔系数从1978年的68%下降到1988年的49.76%,下降18个百分点。

  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从1984年我国经济改革的重心从农村转移到城市,国家随之出台了一系列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的措施,理顺了一些不合理的收入分配关系,价格补贴也由暗补改为明补,城镇居民收入水平较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初有了明显的提高,消费水平也随之提高。全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85年的703元增加到1990年的1112元,增长58.18%,年均增长9.6%;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从1985年的752元增加到1990年的1011元。到1990年,城乡居民生活基本上摆脱了贫困,解决了温饱。

  1991年-1999年:迈向总体小康

  连续几年的农业丰收,使酒泉历史上第一次涌现了农民专业户、万元户等,农民收入达到了一个相对较高的水平。这一时期,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和发展的重心逐步由农村转向城市,由于对农业的重视程度和投入下降以及农资价格上涨等原因,农民收入在波动中进入了平稳增长的阶段。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由1991年的996元增加到1999年的2936元,年均增加242.5元,年均增长14.47%。

  1992年,以邓小平南巡讲话特别是党的十四大将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定位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标志,改革进入了整体配套、重点突破和全面攻坚的新阶段。在这一时期,农村经济改革迈出了重大步伐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和突破。如粮价的放开,各种市场的建立使商品流通从“小流通”走向“大流通”,为商品交换提供了便利条件。农产品价格的提高为农民收入的增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同时,酒泉在1994年、1995年和1997年分别突破了人均纯收入1500元、2000元和2500元的关口,四年上了三个台阶。这四年间农民收入由1993年的1212元猛增到1997年的2654元,增长1.19倍,年均增长21.65%,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从1993年的925元增加到1997年的2144元,年均增长23.39%;恩格尔系数从1989年的49.94%下降到1999年的44.71%。成为改革开放以来农民收入绝对水平增加最快的时期,全市农村在1997年小康监测指标中反映总体达到小康水平。

  在此期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积极扶植和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政策,在全国掀起了兴办私营个体企业的高潮,全市非公有制经济得到迅速发展,不仅解决了就业,也增加了城镇居民的收入。全市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90年的1112元增加到1999年的4750元,年均增长17.5%;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从1990年的1011元增加到1999年的3954元;恩格尔系数从1990年的54.9%下降到1999年的37.46%。

  2000年-2017年:基本实现总体小康,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迈进

  进入新世纪,党中央、国务院先后出台了逐步减免农业税、实行粮食直补等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惠农举措,大大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使农民特别是种粮农民真正得到了实惠,对农民收入的增加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另外,扶贫开发力度的加大,新农村建设的推进,也为农民增收起到了促进作用。全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00年的3316元增加到2017年的15763.7元,年均增速9.6%;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从2000年的2013元增加到2017年的12393元,年均增速11%。

  随着这一阶段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进一步推进,各级政府切实落实各项增收措施,企业利润分配更多向居民倾斜,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制度改革不断深化,城镇居民收入快速增长。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00年的5429元增加到2017年的32477.9元,年均增速11.1 %;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从2000年的4672元增长到2017年的24578元,年均增速10.26%;城乡居民年末储蓄存款余额由2000年的80.7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904.15元,年均增速15.27%。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各地区各部门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认真贯彻落实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和方针政策,把提高人民福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全面实施,促进重点群体收入增长措施持续发力,鼓励和支持返乡下乡人员创业创新等各类政策深入推进,各地扶贫综合投入力度不断加大,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政策措施持续落地生根,对居民收入的增加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时期,城乡居民收入快速增长,收入来源渠道更加多元化,收入结构明显优化,居民的钱袋更加殷实;消费内容更加丰富、消费质量全面提高,住房条件明显改善,城乡居民生活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迈进扎实的一步。

  二、城乡居民收入成倍增长

  (一)经济的蓬勃发展,带来城乡居民收入的成倍增加

  1978—2017年,全市经济以年均10.5%速度快速发展。与此同时,城乡居民的收入也在迅速增加。1978年,全市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只有140元,到2017年达到15763.7元,比1978年增长111.6倍,年均增长12.88%; 1985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807元,到2017年达32477.9元,比1985年增长39.25倍,年均增长12.24%。

  (二)城乡居民的收入结构发生变化,收入来源日益多元化

  在农村,体制变更促进农民经营性收入多元化增长

体制的变更和产业结构的调整改变了原来单一的生产模式,劳动力转移、农业产业化规模经营、土地流转制度改革和精准扶贫工作持续促进农村居民收入呈多元化快速增长。

  一是工资性收入成为农民收入的重要来源。农村劳务经济的发展,促进了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的快速增长。随着各地政府把发展劳务经济作为解决“三农”问题的突破口,促进了农民工资性收入的快速增长。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为3888.16元,比1985年的41元增长93.83倍,年均增长15.29%;工资性收入占纯收入的比重也由1985年的4.62%上升到2017年的24.66%,上升了20.04个百分点。工资性收入已经成为农民增加收入的重要来源。

  二是经营净收入仍是农民收入的重要支撑。改革之初,“以粮为纲”的经济模式使农民的收入来源单一。1978年农村居民纯收入中,70%来源于集体统一经营收入,22%左右来源于家庭经营收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使农户成为独立的经营单位,收入来源由集体统一经营为主转向家庭经营为主。到1985年农村居民家庭经营净收入占纯收入的比重高达92%,比1978年的22%上升70个百分点,到2017年农村居民家庭经营纯收入占纯收入的比重达64.83%。

  三是财产净收入所占比重稳步提高。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持续推进,土地资源得以盘活,农民充分享受土地流转的增值收益,财产净收入稳定增加。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299.45元,所占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从1985年的0.03%上升到2017年1.9%。

  四是转移性净收入带动作用明显增强。农民进城务工队伍壮大,寄带回收入增加;多项惠农政策补贴政策相继落实,农村社会保障体制不断健全,精准扶贫工作深入推进带动农民转移性收入快速增长。2017农村居民人均转移性净收入1357.1元,比1985年24.67元增加1332.43元,年均增长13.34%,所占比重从1985年的4.41%上升到2017年的8.61%。

  市场经济活力增强拓宽了城镇居民收入来源渠道

改革开放前城镇居民收入来源较为单一,基本是全民或集体所有制单位职工工资性收入和少量的政府转移净收入。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城镇经济环境持续向好,居民就业、创业和投资途径得以拓宽,经营净收入和财产净收入迅速增长,收入来源更趋多样化。在城镇居民收入来源日益多元化的同时,可支配收入的构成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工薪收入虽然仍是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主体,但其比重逐步降低;经营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的比重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一是工薪收入大幅增长,所占比重有所下降。改革开放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行政事业单位和企业生产单位的职工工资长期徘徊不前。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工资制度多次进行改革,国家公务员和企事业单位职工工资大幅提高。2017年,城镇居民的人均工资性收入为22561.5元,比1990年966元的增长22.36倍。2017年工资性收入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为86.8%,是城镇居民收入的主要来源。但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的较快增长,使工资性收入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有所降低。

  二是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的增长,成为城镇居民收入增长的新动力。改革开放使得民营经济和个体经济得到大力发展,城镇居民的非生产性收入也因此有了大幅度的增长。上世纪90年代,由于投融资渠道相对较少,人们的投资观念也远远不够开放,虽然有少数居民涉足股市和投资房产,但极大部分城镇居民还是将余钱存入银行,获取利息。银行利息是居民财产性收入的主要渠道。随着城镇居民财富的积累,投资渠道的拓宽,不仅财产性收入的来源趋于多元化,收入也大幅度增加。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转移性收入为3223.92元,比1990年的250元增长11.9倍;城镇居民人均财产性收入1864.39元,比1990年的2.8元增长664.85倍,财产性收入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也从1990年的0.2%提高到2017年的9.93%。  

  三、城乡居民生活质量显著改善

  食品消费质量提高,膳食营养改善

  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食品支出3720元,比1990年的339元增长9.97倍;城镇居民人均食品支出7319.62元,比1990年的555元增长12.19倍。城乡居民在食品消费支出增长的同时,饮食更加注重营养,膳食结构更趋合理,消费质量不断提高。从食品消费结构来看,农村居民人均粮食消费量由1983年的228.9千克下降到2017年的203.04千克,城镇居民由1990年的128.5千克到2017年的135.23千克。从食用的营养角度看,肉、禽、蛋、奶等动物性食品消费显著增加,营养结构有所改善。农村居民人均肉类的消费量由1983年的8.6千克上升到2017年的25.65千克,蛋类消费量由1983年的2千克上升为6.51千克;城镇居民肉类的消费量由1990年的19.99千克上升到24.35千克,蛋类消费量由1990年的4.02千克上升为8.25千克。

  随着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和生活观念的转变,以及生活节奏的加快,居民食品消费实现了以粮食等植物性食物为主的“主食型”向动物性食物和食粮为主,追求高热量、高脂肪、高蛋白质的膳食营养结构转变,膳食结构更趋科学合理。

  衣着消费实现成衣化、时尚化

  改革开放以来,城乡居民的衣着需求发生了三个转变,即从“穿暧”向“穿美”转变,从“一衣多季”向“一季多衣”转变,从“请裁缝做衣”到“上商场购衣”转变。同时,人们的穿着更加注重服装的质地、款式和色彩的搭配,服装的名牌化、时装化和个性化成为人们的一种追求,成衣化倾向也成为衣着消费的主流。农村居民人均衣着支出由1983年41.2元增加到2017年的746.23元,增长17.11倍,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支出为2749.21元,其中用于购买成衣的支出人均2170.08元,占衣着消费支出的78.93%。时尚、得体的穿着已成为人们对美的追求,服装亦已成为现代时尚生活的一个窗口。

  现代化家庭设备用品成倍增长

  改革开放以来,城乡居民生活最显著的变化体现在耐用消费品不断升级。由八十年代自行车、缝纫机、手表“老三件”到九十年代的彩电、冰箱、洗衣机的“新三件”,随后科技含量更高的家电产品又逐步取代了“新三件”。2017年全市农村居民家庭每百户拥有彩色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分别为112台、94台和100台,而1985年仅为8台、0台和10台;2017年全市城镇居民家庭每百户拥有彩色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分别为108台、106台和103台,而1990年仅为67台、9台和75台。此外,一些新型家用电器逐步进入家庭,居民消费向学习型、享用型消费产品转移。移动电话、计算机和家用汽车逐步成为新世纪城镇居民家庭耐用消费品的“新三件”。2017年,每百户农村居民拥有移动电话、计算机和家用汽车分别为272部、38台和34辆,城镇居民分别为248部、87台和46辆。

  居住条件和居住环境极大改善

  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居民居住状况变化极大,居住条件和居住环境明显改善。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居住支出为1837.62元,比1983年的41.2元增加1796.42元,增长43.6倍,年均增长11.82%。人均居住面积由1985年的21.8平方米增加到2017年的39.45平方米,增长80.96%。

  改革开放之前,绝大部分城镇居民的住房是租赁单位或房屋管理部门的房屋,只有少数居民拥有自已的住房,人口多、住房面积小、三代同居一室是当时住房条件的真实写照。改革开放后,全市注重改善城镇居民的生活条件,加大了民用住宅建设的投资力度,近年来更是通过建设廉租房和经济实用房来千方百计解决居民住房难的问题。大量住宅建成使用,使许多居民家庭告别低矮、破旧、设施简陋的住房,迁入宽敞明亮、设施齐全的楼房,居住条件明显改善。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居住面积(使用面积)35.28平方米,比1990年的9.77平方米增长2.61倍。在住房条件明显改善的同时,城镇居民的居住环境也日趋美化。

  消费领域不断拓宽,精神生活日益充实

  交通通信方式有了质的变化。改革开放以后,全市逐步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交通道路和通信网络的建设,一个发达的交通通信网络已初步形成。居民出行使用的个人交通工具从最早的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发展到家用汽车;使用的公共交通工具,也从最初的公共汽车、火车,发展到广为人们接受的出租车、动车高铁和飞机。2017年全市每百户城镇居民家用汽车拥有量增至46辆。居民的通信方式从电报、信函到固定电话、手机、网络,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2017年城镇居民每百户拥有固定电话54部,移动电话249部。农村居民每百户拥有固定电话38部,移动电话272部。

  文化设施不断增加,娱乐方式趋于多样化。随着城乡居民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开始不断追求精神文化生活,文娱类消费日益受到居民的青睐。人们的休闲娱乐方式已从过去简单的“在家看电视,出门看电影”的单调生活变得丰富多彩起来,茶楼、酒吧、咖啡屋、书屋、度假村等多种休闲娱乐场所如雨后春笋般呈现在人们的面前,人们的闲暇生活更加丰富。此外,随着运动场所的不断增加,随处可见的社区健身活动室,各大、小体育馆、游泳馆,各种健身房、瑜伽练功馆,都成了人们热衷的锻炼场所。居民家庭的教育投资理念也不断增强,无论是成人工作之余的充电,还是子女的课外兴趣班,居民的教育支出大幅增长。全市1983年农村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仅5.2元,2017年达1490.79元,年均增长18.11%;1990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文化娱乐教育支出65元,2017年达3592.8元,年均增长16.02%。

  医疗保健服务水平全面提高

  改革开放初期,城乡医疗条件有限,居民医疗保障缺乏,大病小治、小病不治现象较为普遍,居民医疗保健支出较少。改革开放以来,城乡医疗条件得到改善,居民医疗保障水平不断提高,尤其是随着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在全国的推广建立,以及近年来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保障水平的提高,居民看病就医较以前更加便利,更多得到政府补助,居民医疗保健支出明显增加。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支出1958.45元,比1990年城镇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支出43元,年均增长25.19%。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支出1138.89元,比1978年农村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支出0.12元,增长了千倍,年均增长5.24倍。

  党的十九大以来,随着城乡医保并轨政策的深入推进,健康中国战略的全面实施,城乡居民能够享有的医疗公共服务水平逐步提高。2017年,全市居民消费价格比上年上涨0.8%,其中医疗保健类价格上涨7.5%,全市卫生技术人员7781人,乡村医生和卫生员587人,农村有医疗点的村占总村数的99%。

  改革开放四十年,全市城乡居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回顾过去,成就斐然;展望未来,充满了机遇与挑战,任重而道远。随着建设美好酒泉大开发、大建设、大发展热潮的不断涌起,全市综合实力将进一步增强,城乡面貌将显著变化,广大城乡居民的生活也将会更加富裕美好。